十九

麻辣小鱼干的催生产物。。
色废挣扎.JPG

你得跳舞啊,穿上你的红舞鞋,不停地跳,一直跳到白发苍苍,跳到变成骸骨……

#日常瞎几把画#
不画了不画了,画不下去了,我放弃挣扎_(:_」∠)_

“互相伸出的手,
我们是彼此选择的,
只是,
各自有各自的立场,
所处、所见、所思、所行皆不相同,
很难说握住的手究竟是谁先松开的,
到底未能一起走下去。”

点一首好梦如旧配合食用。
很意识流了。
其实就只是最近的手部绘画练习而已,手真的好难画(ಥ_ಥ)
原本是有想说作为“说再见”的东西的。

最后,那啥,我娘亲也是很真实了。。。

嗷!拿到了!我终于也是拥有紫电的人了!

唉,关于那些来了刚打两次交流赛就萌生退意的小朋友们的零碎叨叨

我想想啊,还有好多话还没有来得及说。
对于“辩论队能给人带来什么”这样的终极问题,我实在没法给出一个准确回答。即使自己在辩论的道路上虽挣扎了两年,我只能说我现在只是在表达一个真实的自我——我的真实感想,杂乱言说,聊以记录、交流。
大概提到辩论、辩论队,就会让人不可避免地想到辩论赛。我不知道其他队伍都是什么样的,也不清楚其他很多人的看法,但在我看来,加入辩论队,更多的理由并不是在于比赛,但辩论赛对于我们来说依然重要。辩论和辩论比赛当然不是能完全等同起来的东西,但辩论赛算是辩论的某种具象直观的表现形式。辩论赛在我看来也算是一种媒介、一个机会,让你站在你以前可能不曾考虑过的地方去思考你以前不曾思考过的对象、事件及其影响。
短期支教的利弊、网络自由与网络安全、流浪儿童是否应该被强制收留……思考这些辩题,其实也是对我们自己提出的疑问:如何看到以前看不到的世界事实面,如何客观公正的对待发展中的利弊,如何考量个人利益与社会利益的关系?
事实上,我们遇到的人和事、思考的此和彼、经历的悲与欢,都会在我们的人生轨迹上打下极深的印记。
而在大学这个象牙塔里,我们每天体验的事物其实真的相当有限。如此,人的思维眼界很容易被限定在一个狭小领域里。而藉由辩论赛,我们接触到这些原本可能不会接触、不会去深入思考的问题。很多时候,当自己全身心的投入到这些问题中时,事情的本身就已发生了改变。当在查阅了浩如烟海的资料之后,发觉自己的局限;当在一次又一次的思维碰撞之后,推翻所有的成见;当在说服自己相信“此岸”之后,对问题的“彼岸”也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本来可能距离我甚是遥远,甚至觉得与我无关的世界,便有了不同的意义。
或许,我们还没有来得及好好说明、你们还没有来得及细细体会,生工辩论队的队训,“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以前的学长姐会跟我们提起说,要“做一个有良知的知识分子”,立论要有理有据,要好好地讲道理,辩论从来不是打嘴炮或者有理在于声高。辩论赛在某种程度上算是给了你一个平台让你去表达。我们寻找立场、寻找角度,变换着姿势去考虑、看待问题,在赛场上去表达。我们要去找寻辩题背后隐藏的群体,找到持方背后所代表的立场,我们试着去理解他们,尝试去了解他们行为的缘由,并为他们发声,告诉别人他们为什么这样做。举例我第一次打价值辩的时候,很神奇的感觉,这时候的辩手就好像是一个价值观推销员,价值辩论回归到某个群体,辩手为他们代言,辩手为他们的传声筒。我们也藉由这样一个过程去了解了曾经的未知甚或去纠正了曾经的武断。
之所以我们一直会强调要扎实地立论,愿意在一些细节上花费时间细细斟酌、仔细思考,是因为我们希望讲出来的话是严谨客观的、有道理的、有底气的,因为我们要一起“做个有良知的知识分子”吖(笑:-D)。虽然并不是站在聚光灯下侃侃而谈的演讲家,也不是拥有巨大影响力的公众人物,只是在一场辩论赛中承担了一个角色而已。但是,尽管声音微弱,却依旧可以坚定有力。
一场场辩论赛,感觉得到,所关注的不再仅仅是身边的小小世界,所表达的也不再是愤青式的抱怨。跟以前的自己,是不一样的。
另外,我们可能在某一段时间内会有一场接一场的比赛(但其实并不会很久,算上交流赛、校新生赛一路打到决赛,至多占用你五周的时间),但也请记住,我们虽然是因为比赛才相聚的,却不是为了比赛才相聚的。
这话我对他们说过,现在也想对你们说。
准备比赛可能会有很多感到疲累的时候、思考陷入瓶颈的时候、难以表述自己观点的时候,等等等等。也有过其实每天都不想坚持下去的时候,但是还是坚持了下去,这样的神奇。当然也有被问过,你为什么要搞得自己那么忙?答曰,我在为爱发电啊(笑:-D)。我感激我所收获的关爱与提携,也割舍不下我投入的时间、情感、精力和热爱,我愿意为了这里有所付出。无忧无虑、更轻松地生活着当然很好,只是另外一种生活也一定会有另外的辛苦和收获。不存在丝毫不需要付出的人生,所以虽然各自选择可能不同,但每个人都是一样的,我们需要做的都是走好自己现在的路。
只要你自己仔细思考过、认真下定了决心,尽量不要给自己留下遗憾后悔的机会,我们尊重你最后的任何决定,并且也会由衷祝愿。
虽然因为不希望因为我们的不足够好而让你们对辩论或者辩论队产生误解或留下不好的印象,我们会去询问做出选择的理由,但是辩论队从来不是说依靠别人的歉疚或者其他令人苦恼的感情为挟,以此来紧密维系的地方。留下来,只是因为这里有你想要的东西,你愿意在这里,你喜欢这里,在我看来就只是这样而已。
所以,无论最后选择如何、结果如何,都希望开开心心的,不要有负担,真正能够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大学生活的确很精彩,有人过得光芒万丈,也有人过得潦倒落魄。不管怎样,最终都希望你能在大学生活中认识自己,也希望这些你所经历的都会是开心快乐的,是会在回忆起来的时候能够会心一笑的欣喜怀念。

可能真的是年纪大了(?) ,总觉得有好多话还没来得及说,于是就有些啰嗦了,讲的也很零碎。

一群人能走到一起不容易,有的强势,有的随和,有的厉害,有的温顺,有的计较,有的大度,有的伶俐,有的深沉,有的锋露,有的憨厚。每个人也都有各自习惯的节奏。说是带队,但是其实也就是大家一起成长而已。比赛的节奏或许确实紧促也令人紧张,但其实也有刚刚开始接触的缘故。才开始接触到这样的一个运动,姑且说它是一种运动,就好像你报名参加了一个校运会里你之前没有参加过的比赛项目。举个例子,比如标枪,要先学习如何投掷标枪,然后练习、体训,再然后参加比赛,刚开始的时候哪怕老师就在边上演示你可能都觉得步子不知道要怎么迈、怎么助跑、怎么投掷。但这并不是因为你不适合,而是只是因为你刚开始,你还在学习的过程中。
什么时候才会是不适合?最起码的,你学会了投掷标枪的动作,知道了姿势的技巧,你能够熟练做出那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然后你发现你的力气不如平均,所以投掷得不如别人远,而你无论如何都无法再去提升你的力量,这时候,当你真正想尽办法努力去尝试过了的时候,才能说自己可能不合适。尚未努力尝试过,甚至没有资格说出“我已经尽力了,我就是不太适合”这样的话。

我还是会觉得可惜,一两周的时间其实真的不足以来得及体会什么,学素描都还要先练一周的线条呢。还是会希望你能给自己再多一个机会去尝试。

我是生工院院辩论队队长,但其实我不大会打辩论赛,我从来不是登高折桂的佼佼者,但在这五味杂陈的两年经历中,我还算满意跟自己的较量。

辩论和辩论队带给我的究竟是什么,我很难回答,每个人答案也都会不一样。不过,现在钥匙在你们手上,是你们的主场了,为什么不再去试试呢?

一个上午上课下午上课晚上社团活动的人中午紧急挣扎🌚🌚🌚
前段段时间刚结束金工实习,最近真的是忙得脚打后脑勺。。。

总之就是,
阿澄,生辰吉乐!

※我真的救不了自己了,目前就这水平了(´இ皿இ`)
※那个啥,没有蓝大的曦澄,花是蓝大送的!

【江澄1105生贺】江澄中心向生贺24h活动预告

期待ing💜💜💜


江澄生贺筹划组:


活动形式:11.5当日 0:00 -23:00,每小时发布一篇江澄相关作品。

参与形式:1.由参与者在主页自行发布,筹划组会进行转发


2.也可关注“幺幺零五 小江威武”的生贺24h活动tag,所有作品将会在tag内发出


温馨提示:本24h活动为澄中心向,cp杂食,请各位阅读者合理避雷,请勿ky。祝大家玩得开心。


也预祝活动顺利,江澄生辰快乐。




【零】0:00——知晚 @知晚 


【壹】1:00——商冶 @商冶 


【贰】2:00——小号 @别开枪我真的是个小号 


【叁】3:00——一檀 @一檀 


【肆】4:00——萝卜鸭 @萝卜鸭 


【伍】5:00——有机棠生 @有机棠生 


【陆】6:00——不愿透露姓名的柳澄玩家(由 @铁岭一雄鸡 代发)


【柒】7:00——五花肉 @五花肉PorkBelly 


【捌】8:00——存 @好吃的不能存 


【玖】9:00——清风见鹤影 @清风见鹤影 


【拾】10:00——金鱼 @Selene与沉睡的羊超越 


【壹拾壹】11:00——南 @汝南第 


【壹拾贰】12:00——砚津 @砚津 


【壹拾叁】13:00——春熙 @陈情不陈 


【壹拾肆】14:00——季鱼 @喵喵吸鱼丸 


【壹拾伍】15:00——楚摇光 @桥豆麻袋 


【壹拾陆】16:00——沥青不是柏油路 @沥青不是柏油路- 


【壹拾柒】17:00——唠嗑与独白@唠嗑与独白 


【壹拾捌】18:00——醉生梦死 @醉生梦死 


【壹拾玖】19:00——小楫轻舟 @小楫轻舟 


【贰拾】20:00——梦入芙蓉浦 @梦入芙蓉浦 


【贰拾壹】21:00——11 @11 


【贰拾贰】22:00——瑞谦 @瑞谦 


【贰拾叁】23:00——浮生半盏 @浮生半盏 




-END-

你又怎知我以前是何种模样?

你们现在看我觉得总笑嘻嘻还很好脾气的吧?以前并不总是现在这般笑模样,大多数时候是黑着脸的。娘亲总说“怎么老跟别人欠你二五八万似的一点好脸色都没有”。是真的不好看,也是真的没有,但是是无意识的,我不知道我自己是个什么表情。

笑着很久了,都忘了自己原本来是那么个模样的了。

近几日又有人提了,才注意到,可是我还是觉得我明明还是那个样子,只不过没什么表情,走路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好笑的,我也并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心情需要我傻笑一下表达的。

说到心情,以前大概是,总是,很容易炸的。摔门进房间锁门然后缩进被子里,安安静静出门去骑着自行车漫无目的地提速,找个高高的地方坐在最边缘晃荡着手脚,感觉就要跳下去,偶尔会有那样的冲动,想要跳下去,“会飞起来吧?”,会有这样的想法。这样那样的事,不过始终少有大声争吵的时候。我习惯于冷战,也习惯不说话一个人。

并不会哭,明明平时眼睛都很水润,戴隐形都比别人能多戴一会儿不会干涩,但是很难哭出来。很长一段时间自我压抑过,大概也多亏了这,有时候觉得自己都要缺失了这项能力。明明看电影还有眼眶热乎甚至滴滴答答的时候,想发泄的时候却做不到了,真奇怪。


以前是什么样的人呢?我试着回想了以前的感受和别人的评价。一点都不好笑,我还是需要别人的评价来看自己。

是上课时候被老师目光扫到都要躲开的窘迫,是被提问时候的面红耳赤说不出话,是大人们评语里的内向安静,也有被说过乖巧听话,是喜欢看书涉猎很杂但不务课业,是说一句要顶嘴十句的牙尖嘴利,是不觉得自己做错就咬死不认大不了挨打的固执不堪,是在一些地方绝不想认输的争强好胜。

以前是这样的孩子。

大抵是吧。

以前是很容易生气的人,也很不喜欢扎堆,自己一个人就很好,有需要的时候就找个不错的团队,大家各司其职完成任务,只跟自己想交流感兴趣的人接触,并不一定是想交朋友,有时候只是无聊或者好奇。甚或只是想要找个玩伴,我有想说的话、想做的事,为此需要找个人来被我分享以满足我自己,甚或只是找个玩具,我会很有耐心去接触不怎么被其他人搭理的人,好奇他们的想法,很有意思的观察,在发现他们不对我胃口的时候,就开始变得不想再搭理,舍弃掉,也有因为了解了觉得有趣就一直维持了下去的。这么说话不好听,但是却是无比真实的,这大约就是我最初回去接触一个人的原因,“合我眼缘,说不定会是个有意思的人”或“有些无趣我需要找个人陪”。

这样看起来,真不是个好东西,暴躁易怒,又不温柔,虽然大概也够不到称之为邪恶但也说不上善良。

是这样的家伙。

那么现在,改变了么?

并不太清楚,少了辩论队,就少了不少想做的事,于是也少了“很多最好去做”或者“应该去做”的事,那个“一个人”最近又开始渐渐地冒出头来,于是最近似乎是要一点点变回以前的样子了。可能原本也就没有多少改变,只不过为了做一些事情至少把看起来的样子改变了,为了方便做事,古语说“伸手不打笑脸人”,笑盈盈的似乎总是好办事一些。

也不觉得说得上哪种好哪种不好,人活一辈子,原本也没几年活头,图个自在罢了。

就这样罢了。顺其自然。


花几年学会开口说话,花一辈子学怎么说话,就是因为语言的力量很大,影响有正有负,它能给人以莫大的鼓舞,也能带去严重的伤害。所以才要在说话之前,好好地,想一想后果。
人要为自己的语言和行为负责,而不是一昧的跟从所谓形势。所谓的是非、好恶,我想每个人心底都有个自己的概念。那为什么要听从外界呢?仅仅只是与别人有一致的言论就会让你觉得自己合群了吗?它会让你觉得自己感觉更好了么?
我没打算义正言辞,只是也想做我觉得比较好的事情。
我知道语言的伤害有多厉害,而我还不具备承受并且回击这种伤害的能力。
我不敢轻易给出对他人经历的意见,我不敢轻易为人解惑答疑,正是因为知道言语的力量于人心有多厉害,所以我有很多不敢做的事情。
所以其实并不喜欢说话,因为其实并不太敢说。
很多时候都觉得,有些话如果不能好好地说出来还不如不说。
恶语伤人六月寒, 还是要如履薄冰仔细着些自己的言语。

【二宣】江澄1105生辰宴宣传第二弹

江澄生贺筹划组:

动漫第一季告一段落,江澄即将迎来他的第一个生日。从初出茅庐的少年到晓誉天下的宗主,一路走来风雨兼程,我们见证了他的蜕变与成长。感谢一直以来为他辛勤付出,愿意陪伴他,为他庆生的你们,也希望各位澄妹再接再厉,让我们喜欢的他能够度过一个更加美好,更加丰富多彩的生日。


至亲五位,余生有你。


P1.正式二宣。


P2 生辰宴礼物清单。


【抽奖】从本条LOFTER热度及微博转发里抽1只澄家锦鲤,奖品清单在p2。动动手指说不定就是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