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

今天是新生第一次队训的日子。
人已经到得七七八八了,队长才带着一大袋子的零嘴慢悠悠进了门。
乐颠颠地,小家伙们自去分了。
这会儿没什么人注意到队长拿着盒酸奶往领队那儿去了。
很平淡的语气,“身体不舒服生了病也不说,但凡我知道之前也不会那般跟你说话”,说着似乎是叹了口气 。
“说不说原也没有什么区别。你不是退队了么,怎么来了?”
“我原是想着,你会像之前那般日日都来,这会儿走总也不至于他们有什么问题。你还在,我就总也还是安心的。”
“意思是,要是知道我不常来了,你就不走了?”
队长看了领队许久,“或许吧。”
“我现在不常来。”
“……我知道。”

做了个梦。。。
事实上,队长和领队怕是其实真的没几分默契。。。和坐下来好好说话的可能。。。

有时候实在是。。。明明一起当队友这么久。。怎么就成了这样的关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