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

你又怎知我以前是何种模样?

你们现在看我觉得总笑嘻嘻还很好脾气的吧?以前并不总是现在这般笑模样,大多数时候是黑着脸的。娘亲总说“怎么老跟别人欠你二五八万似的一点好脸色都没有”。是真的不好看,也是真的没有,但是是无意识的,我不知道我自己是个什么表情。

笑着很久了,都忘了自己原本来是那么个模样的了。

近几日又有人提了,才注意到,可是我还是觉得我明明还是那个样子,只不过没什么表情,走路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好笑的,我也并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心情需要我傻笑一下表达的。

说到心情,以前大概是,总是,很容易炸的。摔门进房间锁门然后缩进被子里,安安静静出门去骑着自行车漫无目的地提速,找个高高的地方坐在最边缘晃荡着手脚,感觉就要跳下去,偶尔会有那样的冲动,想要跳下去,“会飞起来吧?”,会有这样的想法。这样那样的事,不过始终少有大声争吵的时候。我习惯于冷战,也习惯不说话一个人。

并不会哭,明明平时眼睛都很水润,戴隐形都比别人能多戴一会儿不会干涩,但是很难哭出来。很长一段时间自我压抑过,大概也多亏了这,有时候觉得自己都要缺失了这项能力。明明看电影还有眼眶热乎甚至滴滴答答的时候,想发泄的时候却做不到了,真奇怪。


以前是什么样的人呢?我试着回想了以前的感受和别人的评价。一点都不好笑,我还是需要别人的评价来看自己。

是上课时候被老师目光扫到都要躲开的窘迫,是被提问时候的面红耳赤说不出话,是大人们评语里的内向安静,也有被说过乖巧听话,是喜欢看书涉猎很杂但不务课业,是说一句要顶嘴十句的牙尖嘴利,是不觉得自己做错就咬死不认大不了挨打的固执不堪,是在一些地方绝不想认输的争强好胜。

以前是这样的孩子。

大抵是吧。

以前是很容易生气的人,也很不喜欢扎堆,自己一个人就很好,有需要的时候就找个不错的团队,大家各司其职完成任务,只跟自己想交流感兴趣的人接触,并不一定是想交朋友,有时候只是无聊或者好奇。甚或只是想要找个玩伴,我有想说的话、想做的事,为此需要找个人来被我分享以满足我自己,甚或只是找个玩具,我会很有耐心去接触不怎么被其他人搭理的人,好奇他们的想法,很有意思的观察,在发现他们不对我胃口的时候,就开始变得不想再搭理,舍弃掉,也有因为了解了觉得有趣就一直维持了下去的。这么说话不好听,但是却是无比真实的,这大约就是我最初回去接触一个人的原因,“合我眼缘,说不定会是个有意思的人”或“有些无趣我需要找个人陪”。

这样看起来,真不是个好东西,暴躁易怒,又不温柔,虽然大概也够不到称之为邪恶但也说不上善良。

是这样的家伙。

那么现在,改变了么?

并不太清楚,少了辩论队,就少了不少想做的事,于是也少了“很多最好去做”或者“应该去做”的事,那个“一个人”最近又开始渐渐地冒出头来,于是最近似乎是要一点点变回以前的样子了。可能原本也就没有多少改变,只不过为了做一些事情至少把看起来的样子改变了,为了方便做事,古语说“伸手不打笑脸人”,笑盈盈的似乎总是好办事一些。

也不觉得说得上哪种好哪种不好,人活一辈子,原本也没几年活头,图个自在罢了。

就这样罢了。顺其自然。


评论